首页 »

十八大以来落马“大老虎”,涉案金额过亿的都有谁,怎么判的

2019/11/9 15:33:00

十八大以来落马“大老虎”,涉案金额过亿的都有谁,怎么判的

文/木石

 

9日,曾任云南省委书记、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原副主任委员的白恩培案一审宣判,涉案金额高达2.4亿元,创下了落马的省部级及以上官员受贿金额最高纪录。

 

党的十八大以来,数十名省部级及以上的“大老虎”落马,截至今日,已有超30人被判刑。这些落马官员中,以周永康这位正国级“老虎”级别最高,涉案金额达到1.29亿元,;但他的敛财金额却比不上一些省部级官员。

 

止不住贪婪的欲望,就不会用好手中的权力,即使从通过不法途径敛财过亿,也难逃党纪国法的惩罚。那么,涉案金额超过亿元贪官都有谁?怎么判的?

 

贪腐过亿的“大老虎”都有谁

 

白恩培 2.4亿元

 

白恩培创下了省部级“大老虎”的最高贪腐纪录,受贿金额高达2.4亿余元。  

 

法院审理查明,2000年至2013年,白恩培先后利用担任青海省委书记、云南省委书记、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等职务上的便利以及职权和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为他人在房地产开发、获取矿权、职务晋升等事项上谋取利益,直接或者通过其妻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2.4亿元。白恩培还有巨额财产明显超过合法收入,不能说明来源。

 

9日,河南省安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以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判处白恩培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在其死刑缓期执行二年期满依法减为无期徒刑后,终身监禁,不得减刑、假释。

 

朱明国 1.41亿元

 

2016年5月25日上午,广西壮族自治区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广东省政协原主席朱明国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一案。

 

检察机关指控,被告人朱明国利用其担任重庆市公安局局长,中共广东省委常委、副书记、纪委书记、政法委书记、广东省政协主席等职务上的便利以及职权和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巨额财物,依法应当以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朱明国的财产、支出明显超过合法收入,差额特别巨大,且其不能说明来源,依法应当以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具体而言,公诉机关指控朱明国收受各项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41亿余元,另有9104万余元的财产不能说明来源。朱明国当庭表示认罪悔罪。目前,此案尚未宣判。

 

景春华  1.4亿元

 

2016年8月11日,吉林省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当天公开开庭审理了河北省委原常委、秘书长景春华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一案。

 

长春市人民检察院指控:2001年至2013年,被告人景春华利用担任河北省承德市委副书记、承德市人民政府市长、河北省衡水市委书记、河北省委秘书长、河北省委常委等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在承揽工程、企业发展经营、职务晋升或调整等事项上谋取利益,单独或通过其妻非法收受河北省昌悦房地产有限公司、吴海汇等31个单位和个人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6054.7598万元。另,景春华对共计折合人民币8635.7137万元的财产不能说明来源。提请以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追究景春华的刑事责任。景春华当庭表示认罪悔罪。最后法庭宣布休庭,择期宣判。

 

景春华一共收了6000多万,另有8000多万不能说明来源。值得关注的是,他收的这6000多万,历时13年,由31个单位和个人送出,真可谓来者不拒。景春华受贿的时间,是2001年至2013年,落马的时间为2015年。当时被“双开”时,通报称他在“党的十八大后仍不收敛、不收手”。

 

周永康 1.29亿元

 

周永康是十八大以来接受调查的最高级别官员,因犯受贿、滥用职权、故意泄露国家秘密三项罪名,被判处无期徒刑。

 

2014年7月29日,因涉嫌严重违纪,周永康被立案审查。此前,多名周永康家人及相关人员已先后被调查。2014年12月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审议并通过了《关于周永康严重违纪案的审查报告》。

 

“经查,周永康严重违反党的政治纪律、组织纪律、保密纪律;利用职务便利为多人谋取非法利益,直接或通过家人收受巨额贿赂;滥用职权帮助亲属、情妇、朋友从事经营活动获取巨额利益,造成国有资产重大损失;泄露党和国家机密;严重违反廉洁自律规定,本人及亲属收受他人大量财物;与多名女性通奸并进行权色、钱色交易。”

 

2015年6月11日,周永康案在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宣判,法院认定周永康犯受贿罪、滥用职权罪、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罪,涉案金额1.29亿元,决定执行无期徒刑。

 

宣判后,周永康当庭表示服从法庭判决,不上诉。

 

金道铭 1.23亿

 

2016年2月24日,江苏省镇江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了山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金道铭受贿一案。

 

检察机关指控,2007年上半年至2014年初,金道铭利用其担任中共山西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省委副书记,省委政法委书记等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在煤矿资源整合、干部职务晋升、纪检调查等方面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2373万余元。

 

庭审中,公诉机关出示了相关证据,金道铭及其辩护人进行了质证,控辩双方在法庭的主持下充分发表了意见,金道铭还进行了最后陈述,并当庭表示认罪、悔罪。

 

庭审结束后法庭宣布休庭,择期宣判。

 

万庆良  1.11亿元 

 

人送外号“600帝”的万庆良以廉洁的面目出现,实则一个大贪官。2015年12月25日,广东省委原常委、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受贿案在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检方指控,2000年至2014年,被告人万庆良利用其担任共青团广东省委书记、广东省揭阳市人民政府市长、中共揭阳市委书记、揭阳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广东省人民政府副省长、中共广州市委副书记、广州市人民政府市长、中共广州市委书记、广东省委常委职务上的便利,为深圳安远控股集团有限公司陈某某、广东创鸿集团有限公司黄某某等十五个单位和个人,在企业发展、项目开发、规划调整、职务晋升等事项上提供帮助,万庆良直接或通过其特定关系人林某索取、收受上述人员所送的财物共计价值折合人民币11125.1086万元。

 

十一长假之前一天,2016年9月30日,广西壮族自治区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广东省委原常委、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受贿案,对被告人万庆良以受贿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对万庆良受贿所得财物予以追缴,上缴国库。

 

毛小兵  1.04亿 

 

2016年1月6日上午9时,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在大法庭公开开庭审理青海省委原常委、西宁市委原书记毛小兵受贿、挪用公款案。

 

起诉书显示,1995年下半年至2013年底,被告人毛小兵利用其担任青海省锡铁山矿务局副局长、局长,西部矿业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西部矿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西部矿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西宁市人民政府代市长、市长、中共西宁市委书记等职务上的便利,为西宁博地经贸有限公司、锡铁山永鑫铸造厂、马强、王中领等30个单位和个人在产品购销、工程承揽、股权收购、土地开发等事宜上提供帮助,直接或通过他人索取、收受上述单位和人员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048亿元,应以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另指控,2006年3月至6月,被告人毛小兵利用其担任西部矿业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职务上的便利,与他人共谋,个人决定以西部矿业有限责任公司名义,通过签订虚假购销合同并支付保证金的形式,挪用西部矿业有限责任公司公款4亿元供他人进行营利活动,后该款项全部归还并支付了利息,应以挪用公款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目前,此案尚未宣判。

 

判断腐败严重程度不能光看金额

 

除了这些,还有两位军队里的落马“大老虎”不得不提。一位是曾任解放军总后勤部副部长的谷俊山,2015年8月10日,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赃款赃物予以追缴,剥夺中将军衔;另一位是曾任中央军委副主席的郭伯雄,被判无期徒刑。这两位均未提及具体涉案金额,只是提及“数额特别巨大”。

 

如果把标准略微放宽些,涉案金额逼近亿元的也不少。以11日刚刚宣判的申维辰案为例,这位前任正部级高官受贿金额达到9541万元。申维辰因受贿罪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受贿所得财物予以追缴,上缴国库。

 

笔者注意到,刑法修正案九及今年4月两高司法解释,量刑不仅要看涉案金额,也要看有无索贿等加重情节。因此,不能单以涉案金额大小来判断“大老虎”们的刑罚,可能出现涉案金额小但刑罚更重的情形,那也是正常的。

 

事实上,在“十八大”以前,已经有数位“亿元贪官”被查处。2011年,受贿近两亿元的杭州原副市长许迈永和受贿1.08亿元的苏州原副市长姜人杰,在同一天被执行死刑。当然,也有数额很大但并未判死刑的,例如中石化原董事长陈同海受贿案的涉案金额高达1.9573亿余元,最后被判处死缓。法院认为,鉴于其有自首情节,且认罪悔罪态度良好,并检举他人犯罪线索,故从轻判处死缓。

 

“贪官过亿必死”早已不是定理,“唯数额”论贪污受贿量刑标准的时代也在悄然离去。让贪腐官员曝光并受到应有的法律惩处,比判多少贪腐官员死刑更有意义。当“伸手必被捉”成为一种反腐常态,越来越多的官员会向“不敢腐”靠拢,而建规立制使官员“不能腐”的“治本”也该提上日程了。不过,刑法中关于贪污贿赂犯罪的量刑并未去除死刑,这道高压线始终存在。

 

十八大以来,反腐高歌猛进,没有死角、没有例外,反腐的脚步始终未曾放缓。随着越来越多的的落马官员进入司法程序,相关的贪腐信息也将向社会公开,对他们的审判,恰如一趟趟廉政教育和法律课,将给那些处于腐败潜伏期或萌芽期的官员们以当头棒喝——莫伸手,伸手必被捉。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徐佳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