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查房忘系领带被大主任要求回去戴好,医学人文教育,不该被专业教育所替代

2019/11/9 6:40:57

查房忘系领带被大主任要求回去戴好,医学人文教育,不该被专业教育所替代

 

医生有温度、医学才会有温暖。不久前,由上海市医学会、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主办的“上海医学人文历史与医院发展高峰论坛”上,多位医学专家提出,医学人文教育不能被单纯的专业教育所取代,在英美等国家,医学生学习生涯中,医学人文课程占比15%至20%,相形之下,我国医学人文教育占比还需提升空间。

 

只为查房时忘记戴一条领带,便被大主任要求往返两小时取回戴好,对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院长王建安来说,1991年在香港进修时的这件小事,至今仍难以忘怀。论坛上,他坦率说道,“刚开始我是不太理解的,一条领带,何以至此?后来当我请教了我的老师,明白了内中道理,良好仪表、自我约束,是医者对患者的一种尊重。”

 

王建安直言,无知、冷漠、道德缺失,是医师的三大禁忌。医学是审问的科学、经验的艺术,更是科学的人文。这样的人文理念,可以贯穿诊疗行为的每个细节之中。以教学查房为例,一些专家医生在患者床边分析死亡率、中风率等,现实中就出现过患者因听完查房内容抑郁跳楼的悲剧;“患者面前,我们只要针对病例做必要的解释、必要的检查即可,至于教学,完全可以到走廊上教学、或将教室门紧闭,这也是对患者的一种人文关怀。”提及生命的终点站太平间,王建安以台湾的实践举例,太平间被称为“望生死”,挂上幕布播放轻音乐,给人安宁祥和的感觉。在专家看来,医学人文不是字典里的名词,它恰好就体现在细微之中,才能绽放出人文的光芒。

 

医学有温度,便是从小处做起,将患者视为亲人。中山医院党委书记汪昕谈及“中山健康大讲堂”的来由。上世纪90年代,夏日空调尚未普及,纳凉成为许多上海人的选择。眼看医院周边纳凉的市民不断,院领导巧生一计:不如一边纳凉一边传递科普知识,就此健康大讲堂的雏形出现了,这一做便是20多年。时至今日,健康大讲堂早已不再局限于徐汇枫林地区,这一服务品牌已在上海声名鹊起,收获无数粉丝。

 

医生有温度,从医院角度来看,也应让员工感受温暖。作为连续好几年的“最佳雇主”,中山医院连续30年办“亲子工作站”便是一个缩影。考虑到当下诊疗环境中医生压力大,医院还开设巴林特心理小组,以唐诗宋词朗读、心理讲座、录一份“声音档案”等多重形式让医生感知人文的光芒,延续医学人文教育。汪昕说,医生将这份温暖传递给患者,形成良性循环互动,更易营造医学人文氛围,让诊疗更和谐。